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法德藥企“優先供美”背后:慢半拍的歐洲疫苗研發

在近百個疫苗項目中僅有8種已經進入臨床試驗階段,其中4種來自中國,3種來自美國,1種來自英國,無一來自歐盟國家。

特約作者 | 錢伯彥

一語激起千層浪。

5月13日,法國制藥巨頭賽諾菲集團的首席執行官韓保羅(Paul Hudson)在接受彭博采訪時表示,如果賽諾菲能夠成功研發出新冠疫苗,美國有權優先購買使用,因為美國此前提供了研發資金并承擔了投資風險。

法國總理菲利普于次日在推特上回應,疫苗是全球福祉,所有人的機會均等,這不容商量。總統馬克龍也通過發言人表示,新冠病毒無國界,疫苗不能完全交給市場機制。他將于下周召見韓保羅本人就此進行商談。

相比于法國政府的相對克制,法國經濟事務國務秘書胡納舍爾(Agnes Pannier-Runacher)在接受南方電臺采訪時就毫不客氣地指出:“出于財務原因而給予某個國家特權,令人無法接受。”非政府組織樂施會則表示,生與死的決定權不應掌握在制藥公司手上。法國中左翼政黨的社會黨更是暗示,在必要時賽諾菲甚至可以被國有化。

胡納舍爾提及的財務原因,所指的便是美國自由定價的疫苗醫療市場。相比于醫保全面覆蓋、定價權不完全掌握在制藥企業手中的歐洲大陸,發力美國市場無疑可以為賽諾菲提供更大利益空間。

除了來自母國法國的批評外,歐盟委員會也發聲,再次強調了疫苗公平、普遍性分配的原則。德國的《世界報》更是將賽諾菲的言論歸結于美國政府錯誤的“疫苗民族主義”政策,并聲稱“美國優先”的政策已經從貿易領域擴大到了關乎人命的領域。

在輿論壓力之下,賽諾菲董事長溫伯格(Serge Weinberg)不得不澄清:疫苗問世后不會優先供應給任何國家,韓保羅的“美國享有疫苗優先預購權”僅針對美國境內賽諾菲工廠所生產的產品,其他地區生產的疫苗將被分配給歐洲和世界其他地區。

事實上,這已經不是美國第一次插手歐洲藥企的疫苗研發進程,也不是美國頭一次要求歐洲企業優先將疫苗供應美國市場了。

早在兩個月前的3月15日,德國《世界報》就報道稱,特朗普政府希望用10億美元的價格買斷德國公司CureVac正在研發的新冠疫苗專用權。美方還希望該公司將總部搬遷至美國,CureVac除了在德國設有兩處研發機構之外,還在波士頓有分支機構。

雖然美駐德大使格雷內爾(Richard Grenell)隨即否認了該報道的真實性,CureVac也聲明,公司僅接受過來自蓋茨基金會的資助,并未受到來自華盛頓的報價。但為了穩定輿論壓力,公司第一大股東,也是歐洲軟件巨頭SAP創始人的迪特馬·霍普(Dietmar Hopp)仍選擇公開表態,拒絕向美國人出售公司。此舉也得到了德國經濟部長阿爾特邁爾的支持,并明確德國政府有權對外資并購進行徹底的審查。

兩大歐洲醫藥巨頭胳膊肘向外拐背后還有著深層次的原因。

除了美國的“疫苗民族主義”外,美國能夠屢屢對歐洲制藥公司發難的根源在于,歐盟各國政府對于疫苗研發投入的相對不足與反應遲緩。

賽諾菲雖然和輝瑞、諾華、羅氏、強生等公司并列為世界五大制藥集團,同時也是歐洲第三大制藥公司,但是即便是家大業大的賽諾菲也依然受困于疫苗研發資金的不足。

賽諾菲數月來多次敦促法國以及歐盟統一籌措資金協助藥廠研發疫苗。而在大西洋對岸的美國,衛生部下屬的生物醫學高級研究與開發局(BARDA)則扮演了更加積極的角色,并于近期向賽諾菲資助了至少3000萬美元。這也是韓保羅美國優先論的根據所在——即便賽諾菲每年同時也享受著法國政府1.5億歐元的稅務減免。

在這場全球新冠疫苗開發主導權的爭奪戰之中,各國均已投入了大量資金用于研發疫苗。

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在5月初已承諾歐盟將就此投入10億歐元資金。此外在歐盟各成員國之中,法國和德國也分別承諾將投入5.5億歐元和7.5億歐元,即便是疫情嚴重、經濟萎靡的意大利和西班牙也承諾投入1億和1.25億歐元的資金;而有著諾華和羅氏兩家巨頭的瑞士也將投入約4億瑞郎。

不過,相比于歐盟各國直到4月末或5月初才開始確定并加大疫苗的投資,美國早在3月便開始籌措超過12億美元的研發資金。其中就包括通過生物醫學高級研究與開發局BARDA與強生公司均攤10億美元的研發費用,向美國生物醫藥企業莫德納(Moderna)投資的4.3億美元,以及與兩家公司簽署的以億劑計算的疫苗供應合同。

BARDA成立于2006年,資金直接來自國家預算。雖然該機構的設立初衷為應對生物武器的恐怖襲擊,但BARDA如今卻在助力新冠疫苗研發上發揮了重要作用。目前BARDA的疫苗研發投資早已不限于美國國內,除賽諾菲,英國藥企葛蘭素史克(GSK)也是資金接受方之一,兩家公司正在合作研發新冠疫苗。早在今年3月德美兩國爭奪疫苗主導權時,美國在否認挖角德國藥企的同時,也承認華盛頓正在接觸全球二十余家能夠協助研制疫苗的企業,并為其提供種子基金。

此次捅了馬蜂窩的韓保羅曾經公開抱怨過,在支持新冠疫苗研發的力度上,歐盟委員會并沒有達到BARDA的水平。賽諾菲的法國業務負責人柏繼堯(Olivier Bogillot)于5月14日接受BFMTV采訪時也表示,賽諾菲希望能夠在美國和歐洲同步上市新冠疫苗,但歐盟必須在疫苗研發效率上向美國看齊。賽諾菲的執行副主席勒夫(David Loew)于去年11月接受《每日鏡報》采訪時也表示中國和美國相比于歐盟有著明顯的區位競爭優勢。

值得一提的是,對于賽諾菲和新任CEO韓保羅來說,新冠疫情還因為與公司業績直接關聯而有著特殊意義。賽諾菲此前已連續多年陷于營收增長乏力的困境,而去年剛從諾華制藥挖來的韓保羅履新不到一年便交出了不錯的成績單:第一季度賽諾菲的營收同比增長7%,達89.73億歐元。除了賽諾菲的現金牛產品——特應性皮炎靶向生物制劑Dupixent之外,羥氯喹(賽能)自3月起便被法國衛生部、世界衛生組織允許臨床治療新冠重癥病人,也是賽諾菲業績增長的強心劑之一。

在全球疫情始終無法得到控制、全球累計確診病例直逼500萬關口,疫苗研發尤為重要。

目前全球有將近100種新冠疫苗正在研發之中,其中歸屬歐盟藥品管理局管轄的有33個團隊。但在近百個疫苗項目中僅有8種已經進入臨床試驗階段,其中4種來自中國,3種來自美國,1種來自英國,無一來自歐盟國家。

雖然最終哪個國家能率先取得突破尚不可知,但可以的確定的是,特朗普“年底前美國將有疫苗面世”的樂觀預計幾乎確定將無法實現。

4月30日,特朗普在白宮向記者透露,美國正通過一項名為“曲速行動”的計劃加速疫苗研發,希望能集合制藥公司、政府機構和軍隊三方力量將疫苗研發時間壓縮至8個月內。

不過美國國家傳染病研究所主任福奇則多次聲明,疫苗研發需要至少12至18個月的時間。這與業界此前絕大多數預估保持一致。

歐盟藥品管理局在5月14日的視頻通告中也表示,新冠疫苗最快有望在一年之后獲批上市。該管理局的疫苗政策主任卡瓦列(Marco Cavaleri)強調:“這還是在最理想情況下的樂觀估計,管理局一般需要10至15年來審批疫苗。”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評論 0

相關文章

推薦閱讀
可以看黄的速播网,欧美第一AV网,激情五月天,欧美 在线 成 人,激情色图